人大文苑

乡愁如画——武陵山水画家丁绍满其人其作

作者:hhrd  日期:2020-03-30
来源:  

——武陵山水画家丁绍满其人其作

赵顺涛

一炉温暖的炭火,一个久煨的杂烩火锅,两瓶老酒,几位老友相聚,慢饮细聊,你敬我干,谈书画世界,叹时光如梭,人生往事,亲情友情,在畅饮中流淌,在夜色中渐浓。这是2018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与画家丁绍满先生相识的情景。他话不多,喝酒爽快,不喝酒的时候,就静静地听朋友畅谈。未蓄胡,未留长发,全然没有艺术家的做派风范,谦逊谦和,低调朴实。

事后,我才知道,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美术教育专业科班出身的绍满先生在怀化市一中的三尺讲台上却是滔滔不绝的师者,从教28年,用肆意纵横的画笔与诲人不倦的教鞭点亮了数百学生的艺术人生之路。

在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道路上,绍满先生是正直而优秀的师者,他敬业的品格,从善的胸怀,育人的不倦,教化的洒脱,让无数向往艺术殿堂的莘莘学子追随他,在他的点拨下快乐地徜徉在艺术溪流河海中,著名漫画家夏达,天才少女、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的鲁琼阳都是绍满先生教导的“贤人”代表。快乐地学习,向上地生活,不为追求所累,不为名利左右,这是绍满先生传授给学生的处世学问之道。

执教之余,畅游武陵山水写生是绍满先生的最爱,一支画笔,一块画板,静静地与山水对视,听山风细语,聆大地心跳,小桥流水,远山人家,袅袅炊烟,鸡鸣狗吠,儿时的榆树湾仿佛就在眼前。三角坪那条悠长的石板街已经不见踪影,但绍满先生依然守候在那片土地上,执教的怀化市一中,就是儿时玩耍的地方,除了大学四年求学外出,他的脚步未曾远离那片生养他的土地。那青石板的街面,那一排排青瓦木房,那舞水岸边的扬槌浣洗,那捧碗吃饭四处串门亲密无间,在火车到来、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霓虹闪烁、灯火酒绿、热闹喧哗的今天,被人们称为乡愁。那些来自乡土,在日益壮大的城市中生活很久的人,在快餐盒饭中步履匆匆奔波打拼的人,回望来路或者驻足小憩的时候,心底深处,乡愁燃起。

乡愁是一味药,能抚平前行的创伤,乡愁是母亲的呼唤,让人找到回家的归途,乡愁是无尽的牵挂,让人终生难忘。乡愁在绍满先生的心中就是一幅柔美的山水画,让他执着迷恋。用行云流水的墨汁展现渐行渐远的乡愁,唤醒人们心灵深处的和谐美好,让彷徨者、孤独者、困惑者在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城市中有一方寄托心绪的家园,他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与使命。

他用脚步寻找乡愁,沅水干流支流两岸的雪峰武陵山脉深处,留下了他寻觅的足迹。奔流不息的溪河,孤单影只的敞篷渔船,空寂大山深处的烟火人家,寂寞绽放的花草树木,曾经热闹无比生机盎然的乡村在人流物流的巨大迁徙背景下变得寂静苍凉。那些孤独中的美丽,寂寥中的坚守,深深地刺激和触动绍满先生的心,在他心中凝结、定格,在画布上铺展、升华,他想用画笔为生活在繁华城市的人们留住乡愁。

绍满先生的乡愁系列作品,构图简洁,泼墨自如,画由心生,意境深远,清新自然,纯洁如玉,动人心弦。桃红柳绿的生机,溪水春潮的涌动,江上渔船的休闲,远山深处隐约的烟火人家,这是画作《最是一年春好处》呈现出来的日益空心化的乡村美景,是文学巨匠沈从文笔下“美得令人心痛的地方”。崇山峻冷、翠绿蜿蜒、小桥流水、几处人家、江上独钓,《暖春》扑面而来的勃勃生机展现了武陵山水之壮美,乡村日益凋敝之现状。山川江河的恢弘之势与人烟足迹日益孤零形成鲜明对比是绍满先生作品描述的主题。《山亭幽翠》、《烟江帆影》、《溪山问道》、《杨柳洲边载酒船》等一系列作品从多个角度展现了渐行渐远的乡愁。

男耕女作、亲情团聚、把酒言欢、天伦之乐,不仅是文人骚客向往的诗意生活,也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境界。在电子信息发展的新时代,在对物质文明的不断追逐中,很多时候,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忘却了生活的本意,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是高楼大厦的舒适、灯红酒绿的醉意?还是高铁飞机的快捷、恩怨纠葛的快意?当我们静下心来,当我们面对挫折,当我们在人生暮年回首之时,会突然感悟到,这些东西,似乎并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追逐目标。“我们在向前奔跑过程中,有时候忘却了为什么奔跑。”绍满先生期望通过画笔善意地提醒人们,“走得再远,也不要忘了来时的路。”这是他用画笔执着描述乡土乡愁的根本。

绍满先生的画作,纯洁透明,一如他的为人,和善热情。那些震颤人心灵的山水之美,不仅是绘画技艺的炉火纯青,更是他淡泊名利的价值写照。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放下眼前之利一心寄情山水,需要坚韧的毅力,需要发现美的眼光,更需要攀登艺术高峰的志向与情怀。《飞来何处雁,清影落芳洲》,翱翔乡土上空的雁群似乎有点孤独,孤单的影子落在故乡的碧草芳洲之上,但大雁飞往更高更远目标的意志却坚定不移,这也是绍满先生的心境流露,在通往艺术圣殿的道路上,需要心无旁骛,难免形单影只。很多时候,他活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用五彩的墨汁纵横驰骋出记忆中的乡土乡愁,向人们呈现当下的乡村现状。他很少参加那些雍容华贵、觥筹交错的艺术评比,他沉浸在与大师作品的精神交流中,执着于用画笔勾勒武陵山水乡土人家的淡淡乡愁。

有耕耘就有收获,今天,绍满先生的画作已为更多的知音所熟知、欣赏、收藏。他的艺术成就得到了画界同行的充分肯定,“以一种散淡笔墨、简略的构图和虚灵的韵致呈现出来,他借自然的房舍、溪泉、桥宇、云水、山石等山水画的重要元素,在并不大的尺幅里去营造心中的丘壑,去探索山水画语言的个人表达,与神秘的湘西山水里的某种奇异、朴厚、幽深的气质相吻合,并获得创作灵感,即将云、山、丘壑、气韵杂糅在一起,用超越自然物象真实的意念和画境悠远的朴素品格,由心而造,得意其中,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易。”这是中国书画年鉴主编子游对绍满先生艺术创作的评价。但绍满先生从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深知,用墨汁向世人描述湘西这块热土上令人心醉的乡愁,还需要跋涉修行,还需要淡薄名利,需要有“自然、自我”的心境与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