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文苑

会 议 会 风

作者:hhrd  日期:2019-08-09
来源:  

会 议 会 风 “现在召开义县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义县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似乎正按照上届开会的方式进行着。会议已进行了半个小时,台下有五位常委会委员的座位一直是空着的,有三位列席会议的局长(准确地说是副局长)姗姗来迟。部分在座位上坐着的局长似乎对会议内容并不感兴趣,一直眯着眼睛。有的局长不时走出会场去接电话和吸香烟。 老张是县水利局局长,在局长岗位上已工作十三年,据他自己讲,尽管担任局长时间很长,但参加县人大常委会会议的次数是很少的,今天因为是县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的第一次会议,还是来参加一下,毕竟这是新上任的人大主任廉主任召集的第一次县人大常委会会议,何况廉主任一直是自己的老上级,尊重一下是应该的。 会议还在开着,县人大常委会的委员们正热火朝天地对今年的县人大常委会工作要点发表着意见。循着发言的县人大常委会委员声音看去,老张发现今天发言的委员全是县人大常委会的委室主任,其他的一些兼职委员几乎一言不发。义县是大县,县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一共有20多人,主任1人,副主任5人,委室主任5人,其余的委员主要来自县委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及企事业界的有关人员。老张发现,今天在主席台正中就座的廉主任从会议开始后脸色似乎一直紧绷着。老张心想:“老领导从县委副书记岗位上调到人大这个二线机关工作,心情肯定不太好。”就在此时,刚才姗姗来迟的三名副局长中又有一位走出会场去接电话去了。老张定睛一看,这不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县交警大队大队长老舒吗?这位公安局副局长是军人出身,作风霸道,今天应该是受公安局局长老刘委托来参加会议的。大概过了3分钟,老舒又来到会场,他径直走到主席台廉主任的旁边耳语了一下。老张发现,廉主任本来一直紧绷着的脸,越来越难看,大声道:“连代局长开个会都不能坚持到底吗?”大手一挥指向了老舒空着的座位。老舒很不情愿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落座,嘴里小声说道:“人大算条摸个?”老舒回到座位后,廉主任又与正在主持会议的小廉主任交换了一下意见。原来,义县人大常委会的常务副主任也姓廉。义县人大常委会的主任会议成员在去年年底换届时进行了“大换班”,上届主任会议成员中唯一继续留任的就是廉副主任,而且还成为了常务副主任,县人大机关的同志为了区分他与廉主任,就叫他小廉主任。这时,小廉主任中止了正在审议的议程,大声宣布:“廉主任刚才与我沟通了以下,提议本次常委会会议现在暂时休会,常委会会议休会期间将立即在主任会议室召开主任会议,研究调整本次常委会会议议程的有关事项。请所有参加会议及列席会议的同志都留在会场,不要离开。”小廉主任稍微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各位常委会组成人员对廉主任提出的暂时休会的提议有无不同意见,有意见请发表。”台下的县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雅雀无声。小廉主任见没有不同意见,宣布:“现在进行表决,同意暂时休会的常委会委员请举手。”话音刚落,全体常委会组成人员都举起了右手,暂时休会的提议得到了通过。这时坐在列席席上的局长们都一脸懵懂,不知道两位廉主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看着廉主任、小廉主任、县人大常委会的其他几位副主任及委室主任都走进了隔壁的主任会议室,深知老领导性格的老张心想:“看来老领导要开始整顿会风了。” 老张猜的一点也不错,此刻就在隔壁的主任会议室,廉主任、小廉主任正和县人大常委会的其他各位副主任在研究如何整顿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问题。县级人大常委会没有设秘书长,其主任会议组成人员就是县人大常委会的正副主任,但在实际工作中往往都要县人大常委会的委室主任列席参加。廉主任见人都到齐后,神情严肃地说道:“同志们,一个地方、一个机构、一个单位的会风直接体现的是该地方、该机构、该单位的精神面貌、工作作风及工作执行力。我们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更直接关系到县级国家权力机关的运转和权威。大家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可以开会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的列席人员开会可以随意迟到、缺席、找人代会,甚至来代会人员都可以来去自由,那么必然会形成常委会组成人员发表的审议意见没有人听取,提出的建议没人办理,作出的决议决定没人执行的局面。长此以往,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常委会的各项职责将如何落实?” 廉主任继续说道:“今天的主任会议的议程就是一项,研究如何整顿我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在座的各位委室主任在人大工作时间都比较长,你们先说一下你们的意见。” 义县常委会的五位委室主任都在义县人大机关工作十年以上,其中年龄最大、资历最深的又要属办公室主任老黄了。如果要说谁对义县人大常委会会议会风的形成历史最有发言权,非老黄莫属。这时老黄开言道:“廉主任呀,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最近两届以来每况愈下,说句不该说的话,原来只是个别局长不来列席会议,现在连我们的县人大常委会委员都不来开会了。以我看来,要想会风有一个根本的转变,一是正人先正己,先整顿我们常委会组成人员的会风,二是要下猛药纠正列席人员随意缺席会议、迟到、早退、请人代会的问题。” “能否说的具体点,有无具体解决问题的方案?”黄主任的发言,显然引起了廉主任的兴趣。 老黄主任道:“我建议由县人大常委会就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会纪问题专门出台一个决定。对会议请假程序、无故缺席会议的后果作出明确规定。这个决定出台后,我们要在实践中一以贯之的抓好落实并定期对会风情况在全县范围内进行通报。只有这样做,会风才会好起来。我建议在决定中作出如下规定:应到会的县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县“一府两院”组成人员必须按时参加会议,不得请人代替开会;县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未经书面请假批准,一年内缺会3次以上者,责令其自动辞去县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县政府、县法院、县检察院的组成人员未经批准,迟到、早退和一年内缺会一次的,对其给予通报批评;一年内缺会两次的,对其所在部门的工作进行质询;一年内缺会三次的,对其依法提出撤职案或罢免案。” “黄主任的意见很好,不愧是老人大呀。各位副主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廉主任说道。 “我赞同黄主任的意见,我建议对今天的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情况向全县进行通报,特别是今天三位未经批准随意请副职代替参加会议的局长要在全县范围内予以通报批评,对五名未经批准缺席的人大常委会委员要在其履职档案中予以记载。”小廉主任说道。其他各位副主任均表示附议。 “很好,大家的意见已经趋于一致。那么我们就请办公室马上起草好关于严明县人大常委会会风会纪的决定草案,提请县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同时,在本次常委会会议上对三名未经批准随意请副职代替参加会议的局长要在全县范围内予以通报批评。” 不久,主任会议结束了。县人大常委会会议恢复进行。会议审议通过了《义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明县人大常委会会风会纪的决定》并对包括公安局局长老刘在内三名未经批准随意请人代会的局长予以了通报批评。 公安局局长老刘因不遵守人大会议纪律被县人大通报批评的消息被有关媒体曝光以后,义县老百姓中间纷纷流传着公安局局长老刘因不买县人大廉主任的“账”而得罪县人大廉主任的小道消息。不久又流传着廉主任侄儿的车辆被交警大队随意扣留的小道消息。但义县人大常委会的会风却实实在在地根本好转起来了。义县人大常委会准备会务的同志亲眼看到,县公安局局长老刘每次开县人大常委会会议都早早到达了会场,再也不请副局长代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