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文苑

雄奇山水 悠远意境 ——中国著名武陵山水画家童世明作品赏

作者:hhrd  日期:2019-06-27
来源:  

雄奇山水 悠远意境

——中国著名武陵山水画家童世明作品赏析

气韵飞动:呈现丰富的美学意蕴

童世明先生既注重传统绘画技巧的学习,也受到西洋绘画理论的熏陶和滋养。在传统艺术理论指导下,临摹历代名画,参透传统艺术经典,四十余年来,他信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识的积淀和理论素养的增进,使他如虎添翼,技艺精进,这给他的山水画创作注入了深厚学养和人文情怀。

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和标准就是气势和意境,只有画出气势和意境才可能成为优秀的山水画。自东晋顾恺之提出“传神论”以来,我国形成了一整套极具东方文化特点的造型艺术审美价值观和美学品味,从造型角度来看,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强调“以形写神”,甚至“遗形取神”。世明先生常常感动于自然山水的形势,更敬仰自然山水的精神,他的山水画,以形写神,以诗入画,气势雄伟,意境优美,让人感觉到神韵足、气象大,充满阳刚之气。他多以高山、流水,美韵建构画面,常常有尺幅千里之效,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如《丹霞峰峦映秋林》等作表现纵横于险峻大山之间的恢宏气势,画家希望以壮阔的画面,展示出不可预料的博大恢宏之气势,表达出武陵山地区在新时代里前进的雄健与豪迈!如《家山秋影如妆》、《梦境五溪,神游侗乡》、《武陵新秋》等,构图宏阔、色彩明丽协调、变形夸张、构思新颖,构图别致,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丰富的审美意蕴。他的画与传统的山水画既有共同点又有不同处,把注意力集中在形式构图中,巧妙组合成一种灵动和雄奇,使笔墨之象,境生象外,美在其中。《雁来春山群峰新》、《武陵春光万树新》、《武陵牧归图》等作品,均见高岗插天,山峰间有烟云奔流、大雁飞翔,颇显峰高林深、气象峥嵘,更兼飞瀑流泉、林木葱葱、尺幅巨大,皆高怀远致,尽显宁静而幽深,让人思接千载,神飘万里!每次欣赏,总给人一种别样的感悟和美好的心境,看得出来,这些都是童世明先生极尽心力之作。

世明先生的山水画将中国画中的线与墨并用,以浓淡相间的墨法表现山石的植被和光影,又用长短粗细不一的线条,勾勒出被风化后的山石裂缝和结构,画中的线与墨交相呼应,融为一体,富于变化,气韵飞动,颇具有才子气,《春山清露滴幽林》写出了天地澄明、雄浑大气;《武陵叠翠图》中的山石、树木、云雾、大雁等意象,勾勒出一种原始、神秘、深邃的美学意境。同类作品还有《武陵山韵图》、《武陵秋韵图》等,充分展示了世明先生在这一方面的扎实功力。

焦墨创作也是中国画的一种技法,采用纯焦墨而不借助水的渗透渲染作用作画。焦墨技法的难点,在于浓墨中不掺入任何水分,却使画面具有滋润感和层次感。世明先生的焦墨作品也很有韵致,如焦墨八尺四季四条屏《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等画作,追求一种苍润的境界,他以干笔作墨骨,再以层层皴染包润之,令苍松翠柏等姿态各异的树木呈现出鲜润沉厚的墨韵,这种画法适于表现江南湿意浓重的山水景色,同时也使其绘画具有了一种深郁静穆的格调。灵活运用了墨分五色之原理,发挥了焦墨在宣纸上的映衬和灵巧的功用。

清丽雅致:透露蓬勃的生命气息

山水画历来被视为画中珍品,也最能体现作者的胸襟、气度、才华和功力。

神奇的武陵山水包孕着绚烂的民族与民俗文化,这更激发了童世明先生的艺术创作激情,他常年跋山涉水,于武陵山山水水之间,坚持写生不辍,潜心感悟和揣摩武陵山水的神韵,坚定地独辟蹊径,他善于将武陵山区民族文化与民俗文化巧妙地融合合到他的山水艺术抒情中去,从而,开创出一条专属于自我的武陵山水画创作新路径。如《家居武陵有好景》、《武陵高秋图》、《家山清夏图》、《山居图》等“武陵系列”山水画,深得武陵山区神韵之妙,作品描画出了武陵人的诗意居家环境和蓬勃的生命气息。这里山岭逶迤,奇峰突起,烟岚轻浮,气势磅礴,林木繁茂,枝柯交错,在树丛山岩处,在潺潺流水处,隐现远山人家的民居屋舍,皆显清新淡雅。其置景繁复而用笔疏简,以中锋干笔渴墨勾勒为主,作水墨重彩点染,笔情墨韵有“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明快清丽之美。

世明先生用笔主张“欲秀而古”,秀而古就是准确、简练而流畅有变化。先生用墨以层层积墨见长,虽少用泼墨,实具有泼墨烟润淋漓的效果,有宋人的用墨特点。正如皎然所言:“风韵朗畅曰高”、“体格闲放曰逸”。世明先生画山石树木多中锋用笔,苍劲古厚,并用积墨法作反复皴擦积染,墨色极为浓重,但仍有深浅、浓淡、明暗等细微变化,山石树木往往浑融一体,仅在阳面或轮廓边缘处留出些许阴阳和坚实的轮廓,效果强烈,具有浑厚、苍秀、沉郁及豪爽的独特风格,成功地表现了武陵山水茂密、滋润、幽深和灵秀的特征。《春》《夏》《秋》《冬》四季条屏取材别致,层次分明,用墨留白恰到好处,呈现了一年四季武陵山水的美好景致,表现出宁静、原始、清寂、神秘等多重风格和气质。又如《层峦叠翠有人家》,远处石林之间有大雁在飞翔、有云雾在缭绕,崇山峻岭间草木郁郁葱葱,近处有一条弯弯的石板路伸向山里人家,显得温馨、旷远和奇崛。《苗乡醉秋》里大山中的苗乡层林尽染,流水浅浅地欢笑,山鸟低低地飞徊,别有一番韵致。《冬月果更红》以雪地为背景,反衬树枝红果,秀美富饶,充满生活情趣……所有这些画作,无不透露出天地自然界蓬勃的生命气息,揭示了武陵山区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深远的人文情致。

学养丰赡:洋溢传统的艺术精神

四十多年来,世明先生一直爱好读书,善于思考,且能将中西绘画理论融汇于自己的绘画实践之中。如今,他用笔、用水、用墨、用色,都极为考究精到,虚实浓淡之间,山水形势和意蕴跃然纸上。画面的构图既有传统精神,又有现代元素,二者相得益彰、相互辉映,形成一种独特的审美趣味,体现出画家丰富的学识和深厚的学养。如《古城遗韵》九条屏,运用老辣朴拙的笔触,沉着稳重,中锋与侧锋妙用。特别是中锋,取之圆润苍劲有力,勾勒,皴擦,画古墙、窨子屋和石级,都苍老凝重。读这些作品,在心中不禁弥漫出一派“繁华落尽现苍凉”的情愫来:青石如镜,映照古老历史;青瓦如鳞,遮蔽千年风云……

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在于水墨留白,墨分五色。简单、墨少,却最容易反映主题,给人无限想象,赋予深远的意境,怎一个“妙”字可言。但画家简单的着墨却是极难的。没有天性的灵感、多年的坚持和积累,没有经历由繁化简的历练,没有深刻领悟简即为美的思想,怎么能做到恰到好处、进入化境!诚如米芾在《画史》中评董源平的山水画为“近世神品,格高无比”,是因为其画作“峰峦出没,云雾显晦,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岚色郁卷,枝干劲挺,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看世明先生的山水画,亦能给人以心灵的感染和震撼,他或以强烈的颜色对比,或以疏密有致的线条组合,或以大块留白中穿插流畅的线条,画面显得静中有动、刚中有柔,情趣盎然如一首首抒情诗。如《林泉细流润青山》、《黄岩秋水静静流》、《武陵山上好人家》、《武陵山下清流长》等,在山石、树木和流水的画法上,他采取适度变法,开合适度,不拘形式。山势变幻,山峦起伏、林盛丛密,流云飞岚,江水倒影等,始终追求那种气势宏伟、气象高华、意境悠远、神韵灵动的艺术效果。由此看来,世明先生无疑是当代极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艺术家,这也是海内外相关机构专业人士和藏家看好他的山水作品的原因所在。

世明先生对绘画艺术特别用心,而且勤奋,他潜心钻研武陵山水艺术几乎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如今,他有一个理想:将携带自己精心创作的“武陵山水艺术”进行全国巡展。希望自己能把这独特的武陵山水美韵推向全国,乃至世界。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怀化学院教授。)

童世明,中国著名武陵山水画家,湖南湘西花垣县人,自幼爱好书、画。早年毕业于湖南省怀化学院美术系,后入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美院),北京荣宝斋画院进修深造中国山水画专业。先后师从我国著名画家、教授张仃、李燕和程大利先生。

现为北京武陵山居武陵山水画研创工作室主任,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画家,北京全国艺术名家联合委员会常务委员,北京中国水墨画院副院长,全国新文艺家创作联谊会会员。国家钓鱼台国宾馆、国家外文出版局,上海中闵集团、湖南湘绣集团、广州市名人名家美术馆、广东省画院美术馆、中法文化交流中心、法国巴黎华侨华人会签约画家。

早年创作《边城人家》曾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美术群星奖,近年创作新作《高铁进苗寨》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作品《武陵晴韵》、《苗乡映秋》、《湘西秋韵》、《武陵春山新》及《湘西四季》四条屏等多件精品先后被北京市政府长城博物馆、湖南省美术馆、深圳市文化馆及湘绣集团、上海中闵集团收藏。数百件武陵山水作品先后被海内外相关政府机关、高铁站以及个人艺术玩家收藏,多件山水画精品入编国内各艺术名录典藏。出版个人专集、画册多部,先后创作数百件独具武陵山水特色精品画作分别在北京、济南、昆明、长沙、怀化、重庆、广州、深圳及粤、港、澳大湾区进行了个展巡展。2018年9月受中法文化交流中心等外事部门之邀请,携多件武陵山水画精品赴法国参加《水墨中国——中欧水墨名家赴法联展》的文化交流活动,并赴法国、比利时、瑞士、瑞典、意大利和德国进行艺术访问和采风写生活动。

(本文刊发于2019年5月31日出版的《怀化人大》杂志第二期“文苑”栏目,作者:张建安)